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金刚经》有言:“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六祖惠能就是听到这一句之后开悟成佛。所谓“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无非是《红楼梦》里宝玉的一句:“赤条条来去无牵挂”。正是自性了无挂碍,不起妄念,也就烦恼不生,菩提不灭。菩提是所谓的智慧,智慧在哪里?

 

老子讲:“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此道乃佛法所谓不二法门自性开启,“自性能含万法是大,万法在诸人性中。” 想那宇宙万物虚无缥缈,人的生命正是所谓的奇迹产生。所谓奇迹,不在过去,不在未来,就在此时。此时,超越万物,超越时空,心生智慧而没有无明,明明了了是智慧,法非法是能知。

 

在《红楼梦》里,有冷子兴转述宝玉的话:“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子是泥做的骨肉。我见了女儿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其实要说实在的话,这男人女人本性都是清净爽洁之身,只不过,当男人女人踏入社会之后,无论自性如何的清净爽洁,自然都是要沾染社会的习性而变得污浊,所谓的污浊乃是清净爽洁的程度不同而已。这正象西蒙.德.波伏娃所说:“女人不是天生,而是后天塑造的。”进一步说,男人女人都是后天塑造,只是生活在男权社会里的女人,是按照男人的意志塑造成为男人心目中的女人,而不是自己心目中的女人。女人自己心目中女人是什么样子的呢?这好比“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莱特”,只有女人自己知道自己心目中的理想女人是什么样子。

 

电影《面纱》(2006)是根据毛姆小说《华丽的面纱》改编的一个动人的爱情故事。一个沉默寡言的病菌学家沃特 费恩,在上个世纪20年代伦敦一个浮华而又空虚的社交圈里,一眼就看上了为了防止把自己变成一位老姑娘的女主角吉蒂,并和她结婚来到了中国上海。可惜在深具中国特色的民族因素背景下,费恩没有得到吉蒂的从一而终的爱情,反而隐忍自己对于孤独的吉蒂和迷人的已婚男子查理·唐森发生的婚外情的耻辱,主动请求来到了偏远的乡镇,将那一尘不染的实验室也搬到了那霍乱流行的穷乡僻壤。而后吉蒂在修道院打发无聊的时间里认识到了费恩忘我工作的付出,重新审视自己的所作所为,才开始真正爱上了那个曾经一直深爱自己的丈夫。两人冰释前嫌,日渐亲密。不料美好的时光未过多久,不知腹中孩子的父亲是谁的吉蒂,却眼睁睁的看着费恩染上霍乱离开人世,留下自己独自抚养着那个叫沃特的小男孩。

 

就象所有感人的爱情故事一样,爱情的过程是迷离的开始,爱情的结局是不同悲剧的演绎。演绎的不过是剧作家心里的美好期待。在原著小说里,吉蒂没有爱上沃特,而是回到了唐森的身边。而那句意味深长的话:“女人不会因为一个男人道德高尚而爱他”,倒是提醒了世间相爱的人们:男人和女人之间的爱情到底是什么?爱情真的如片名一样被“面纱”所遮挡?这个面纱又到底是什么呢?回答这些问题我们也许可以用著名的经济学家纳什的亲身经历,以及他获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理论来解释。

 

纳什的传奇人生被改编成电影《美丽心灵》,并获得了2002年最佳改编剧本奖。这是一部颇有想象力的影片。它讲述了一位患上精神分裂症的数学天才,在爱与理智的帮助下,逐渐痊愈的感人故事。尽管它不真实,但是它能让你感动。而现实生活中的纳什也是经历了从天才到疯子的转变,又治愈的过程。并且也确实因为他和妻子的爱情,获得了他人生最好的回报。而这样的爱情可以用他获得诺贝尔奖的理论——“博弈论”来解释。

 

要说博弈论,其实在中国古代,就有孙子兵法讲到的“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是为博弈论最为简明的阐述。而博弈的一种状态是下围棋,或者下中国象棋的人都有过的切身体验,当我们每落一个棋子的时候,脑袋里不知道要转多少个弯子,以确定对方的棋子的落处,好设想自己在不同的对应方位落子会出现什么样的状态,每一种状态后面走出的棋型和棋势会做如何的变化,都得思量清楚,否则,就有可能出现,一着不慎,满盘皆输。无论是高手还是低手,赢棋的快乐总是大过输棋的沮丧。所以呢,走棋的过程中总有扯皮拉筋的事情发生,特别是那要悔棋的时候,一个不让,一个偏要悔,然后,因为喜欢下棋的兴趣,要么互相妥协了,要么不欢而散,大多时候,是合了散,散了聚。就好像谈恋爱一样,反反复复,不知道是为了赢棋还是为了提高棋艺,或者仅仅是一种乐趣,而那谈恋爱的也不知道是为了在一起相守的乐趣,还是互相的依赖。总之,孤独的人生总是单份的快乐,有了共同的兴趣,有了爱情,会让那一份快乐变成双份的快乐。也就是所谓的“共赢”。

 

 

要想“共赢”可真不是简单的事情,现代社会,女人已经不再是男人的依附品,当女人获得了经济的独立,社会地位的平等之后,男人和女人之间的爱情就会展开一场所谓非零和的博弈。

 

 

非零和的博弈是博弈中的一种非合作下的博弈。这种博弈区别于零和博弈的主要特点是:博弈中各方的收益和损失的总和并不是零值。零和博弈的状态通常是一方的所得是另一方的损失,一方的损失是对方的所得,这样双方的收益或损失之和就为零。这种状态导致的结果就是一方吃掉另一方。就像两个人赌博,赌的结果一定会有一个具体的他物所代替。这个他物的价值取决于博弈双方的共同认识。要么赢,要么输,对于任何一方来说,只有一个结果,而没有其他选择。正如人类文明发展的进步一样,战争的残酷总是以残杀同类获得某种胜利,胜利的结果有很多时候也伴随着流血、伤痛、无奈。而当人们厌倦了这种胜利之后,人们开始寻求新的结果,而不再坚持所谓的残杀。非零和博弈的状态被人们发现并作为智慧的观念被人们引入生活——那就是共赢。非零和博弈的状态导致的结果通常会出现三种状态或者更多,一般来说:就如我们下棋的结果,对于任何一方来说,要么赢棋,要么输棋,然后是和棋。这三种结果的状态描述并不能表现为输棋与赢棋的收益与损失之和为零,或者和棋双方的收益和损失之和也为零。用发生爱情双方的两个人来说:相爱的两个人在爱情的火花触碰的那一瞬间之后,双方就开始了眼睛的凝视,两个人的神经系统就开始了真实而又亲密的触碰。这时,一种魔法让两个人有了情绪上的共鸣感应,以为自己找到了苦苦寻觅的真命天子,于是所有的负面信息都被自己的那个所谓的理性的大脑屏蔽,非你莫属的心跳、激动、快乐的感觉都在这个时刻产生。没有人失去什么。当这样的关系持续了3周或最长18个月以后,笼罩在恋爱关系双方眼睛上的“浪漫面纱”无可挽回地消逝了。分手还是继续?在全球化的流行文化互相交融的今天,这样的问题也许不是一个应该考虑的问题:没有损失的双方好聚好散,无可争议。但是,在相处的过程中,双方总是有付出,有可能一方的感情付出多一些,有可能一方在物质上的付出多一些,于是有了计较,有了争端;或者双方处于一种责任和义务,有了继续交往的可能。而将某种激情转为了某种长期的依赖,成为一种稳定的关系。

 

但是,不管结局如何,爱情没有永恒,爱情的“面纱”就是一种感觉,在那某个特定时刻,相爱的感觉没有智慧可言。就像在《美丽心灵》纳什在诺贝尔的颁奖致辞里所说:我一直相信数字,方程式,逻辑推理,一定有他的理由。但是当我回过头想,我问我自己,什么是正确的逻辑推理?谁决定的?我探索这个问题,从肉体上到精神上,到幻觉上再回来。然后我发现了,我生涯最重要的事,这是我一生最重大的事情,就是爱是一种特殊的感觉,是没有办法靠正常逻辑去推断的。后来我清醒了,这都是你的功劳,你是我活下去的理由,你是我的全部。

 

 

当“女人不会因为一个男人道德高尚而爱他”的年代里,真正的爱情是什么?也许可以用那个有名的智者的爱情箴言来回答:男人问:我该找个我爱的人做妻子还是找个爱我的人做妻子?
  智者笑了笑,说: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就在你的心底。这些年来,能让你感觉到生活充实,能让你挺起胸不断地朝前走的人是你爱的人还是爱你的人呢?
  男人也笑了,说:可是朋友们都劝我找个爱我的女孩做妻子。
  智者说:若真是那样的话,你的一生注定碌碌无为。你习惯了在追逐爱情的过程中不断完善自己,若不去追逐一个自己爱的人,你自我完善的脚步就会停下来。
  男人说:那要是追到了我爱的人呢?会不会就……
  智者说:因为她是你爱的人,你就会觉得她过得幸福快乐是你一生中最大的幸福,所以,你会为了让她更幸福快乐不断地努力。幸福和快乐是没有极限的,所以你的努力也没有极限,绝不会停止。
  男人说:那我不是很辛苦?
  智者说:这么多年了,你觉得自己辛苦吗?
  男人摇了摇头,又笑了。
  男人问,既然这样,是不是要善待爱我的人?
  智者摇了摇头,说,你需要你爱的人善待你吗?
  男人苦笑了一下,说:我想我不需要。
  男人说:我对爱情的要求很苛刻,我不允许爱情里面夹杂着同情和怜悯,她必须发自内心地爱我。同情和怜悯虽然也是一种爱,也会给人带来某种意义上的幸福,我却对此深恶痛绝。如果她对我的爱中夹杂着这些东西,我宁愿她不要理我或直接拒绝我的爱意,在我还能退出来的时候。因为只能越爱越深,绝望比希望实在一些——绝望的痛苦是一刹那的,希望的痛苦却是无限期的。
  智者问:你已经说出了答案!
  男人问:为什么男人爱着一个女孩时,她在他眼中是最美丽的?而尽管我也爱着一个女孩,却常常发现比她漂亮的女孩呢?
  智者问:你肯定你真的那么爱她,在这个世界上你是最爱她的人?
  男人毫不犹豫地说:当然!
  智者说:恭喜!你对她的爱是成熟、理智、真挚而深切的。
  男人有些惊讶:哦?
  智者继续说:她不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孩,但你还是那么爱她。这就表明你爱的不是她的青春靓丽。要知道韶华易逝,红颜易老,你对她的爱已经超越了这些表面的东西,超越了岁月。你爱的是她的人,是她的独一无二的心。
  男人忍不住说:是的,我的确很爱她的清纯善良和孩子气。
  智者笑了笑,说:时间的考验对你的爱来说不算什么。
  男人问:为什么我们现在在一起时没有了从前的激情,更多的是一种相互依赖?
  智者说:那是因为你已经在心中将爱情转变成亲情。
  男人摸了摸脑袋,说:亲情?
  智者继续说:爱情到了一定程度就会转变成亲情。你会把她看成你生命的一部分,这样你的心中就会多了一些宽容和谅解。因为只有亲情才是从你诞生起上天就安排好的,对于亲情你是别无选择的,你只能适应你的亲情,不讲任何条件地接受他们,对他们负责对他们好。
  男人想了想,点头说道:亲情的确是这样的。
  智者笑了笑:爱是从互相欣赏开始的,因为心动而相恋,因为互相离不开而结婚。只有彼此宽容、谅解、习惯和适应才会携手一生。


 

话题:



0

推荐

陈墨

陈墨

18篇文章 1次访问 6年前更新

追寻生命存在,享受生活,学习艺术,开启智慧。

文章